封面字体: 丰子恺
办: 中共桐乡市委办公室
桐乡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办: 文化局(体育局)
开发区(高桥街道)
桐城委(桐城集团
工商联
旅委
 
问: 盛勇军 潘川弟
编辑委员会
任: 姚毅军 王利浩
副 主 任: 徐建兴 
委: (按姓氏笔画排序)
王利浩 包晓敏 吴志强 
张月萍 赵裕华 姚毅军
徐建兴 钱  昉 戴建国
编: 徐建兴
副 主 编: 钱  昉
 
编辑出版: 《桐乡通讯》编辑室
址: 桐乡市振兴东路市行政综合楼1016室
话: 0573-89398016
真: 0573-88103270
编: 314500
投稿信箱: 28231574@qq.com
 
当前的位置:《桐乡通讯》网络版 >> 人文桐乡 >> 正文
桐乡地名故事之濮院
编/民政局

思家桥

 

濮院镇梅泾路南段,毛纺厂大门前,有座名叫思家桥的石桥。这座桥的由来与曾一度主宰濮院镇政治、经济命脉的濮家有关。

南宋驸马濮凤看中了濮院(当时名为幽湖)这块风水宝地,在这里购置了自己的庄园。后来濮凤的六世孙濮斗南因为帮助理宗皇帝登基有功,晋封为吏部侍郎,显赫一时。皇帝诏赐其第濮院,镇因此得名。元朝大德十一年(公元1307)濮鉴出资构屋开街,建四大牙行,收积机产,召民贸易远方商贾旋至,无羁泊之苦,故又名永乐市。濮家始成富甲一方的巨贾。

元末明初,战乱纷飞,盗匪成灾。濮家为了自身利益不受侵犯,向当时割据一方的张士诚部队捐军粮30万石,换得保护濮家不受盗匪骚扰的条件。在战乱中,外地商人富户纷纷到濮院避难安家,当时人口增加到2万多户。濮院成为江南五大名镇之一,倍增繁荣,濮家因此富甲天下。自从朱元璋打败张士诚,当上了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经常打扮成商人模样到民间微服私访,体察民情。洪武二年,朱元璋到嘉兴私访,路上正巧遇见嘉兴禾郡甪里街富豪汤氏迎娶永乐市巨族濮氏之女,在鼓乐齐鸣、唢呐欢唱中,戴着大红花的新郎骑马前行,八个青壮汉子抬着华丽的大红花轿把新娘送往汤家。送亲迎亲的队伍在大街上浩浩荡荡一路行来,濮氏奁媵纷陈,流光溢彩,床桌器具箱笼被褥,一应俱全。街坊邻居挤满了大街两侧,喜气洋洋地围观富贵人家结婚的排场。人群中的朱元璋看得惊讶,触动了心事,当打听到新娘是来自永乐市的濮家后,便潜行至濮镇暗访细查。朱元璋盘桓了数日,对濮家的一切已了然于心,回到京师应天。嘉禾永乐市的人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个好奇打探濮家的汉子,居然是当朝天子朱元璋,更想不到的是,天子幸临永乐市后,濮家将遇来一场毁灭性的飞来横祸。何况,濮家与吴地大多数巨族一样支持过张士诚,这在朱元璋看来是不可饶恕的行为。而朱元璋在洪武元年前后打击的首要对象就是张氏政权的旧臣故友及其富豪阶层。

按濮院旧志记载,整个濮氏家族,除了濮鑑已殁、其支脉不在迁徙之中,其余濮氏族人七十二支分析而居。奉诏迁徙的濮氏族人,分散生活在全国各地。后来,每年的清明、冬至,散居在各地的七十二支都会有人回濮院祭祖,到分别时的石桥看看,表达思念故土之情。从此,这座石桥被称为思家桥,桥下的小港易名为思家桥港,寄托了流徙他乡的濮家人一份深入骨髓的思家之情。

 

报恩桥

 

濮院西郊有一座桥,叫报恩桥。说起这座桥,有一段传说。相传很早以前,什么朝代也不清楚了。有一年初秋时节,天气炎热,久旱不雨,河道干得快见底了。一天,有个叫张桂生的秀才,肩背小包袱,赴省城赶考路过这里。他见河上无桥,摆渡船因为水浅搁在河滩上,感到很为难。这时,他见过往行人都打着赤脚,为了去赶考,也只好硬着头皮将鞋袜和外裤脱下,准备趟过河去。他背着小包袱,将鞋袜拎在手里,裤子搭在肩上,摸索着下河去。这秀才从来没赤过脚,更不用说蹚水过河了。他一走到水里,人就发慌,走一步摇一摇,就在这时候,突然吹过一阵风,将他搭在肩上的裤子吹到水里。他连忙腾手去抓,裤子已经浸湿。后来,秀才总算蹚过了河,但裤子不能穿了,怎么办?穿着短裤上路别人要笑话,回家去换还要过河,而且时间又紧怕误了考期。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碰巧一位名王李氏的农村妇女,背着草篰割草从这里走过。她见秀才拿着湿裤子站在河边发呆,感到奇怪,于是就询问。当她知道秀才是去省城赶考,现在因为裤子湿了无法上路,十分同情。心想:救人一急,胜造浮屠一级。就连忙躲到附近桑林里,挽起裙子,脱下自己的外裤,拿来叫秀才穿上。那秀才问过姓名,接过裤子穿上,万分感激,表示如若考中,一定前来报答她的救急之恩。再说王李氏割草回到家里以后,急忙进屋开箱找裤子,丈夫见此情形,顿生想疑心,就向她追问。王李氏无奈只好将路遇张秀才的事如实说了一遍,谁知丈夫一听火冒三丈,怀疑妻子与过路秀才有什么不轨行为,开口就骂,还痛打一顿。王李氏受不了这么委屈,第二天就悬梁自尽了。再说那位张秀才,全靠王李氏救急,如期赶上考试,得中举人。这时,他想起了那个借裤子给他的农妇,赶紧回到家里,取了银两,前来向王李氏谢恩。当他听说王李氏因为借裤子的事含冤而死的时候,十分内疚,万分悲痛,为了纪念这位好心的农妇,张秀才在他曾蹚水的地方造了一座桥,取名报恩桥

 

国界桥

 

桐乡古处吴疆越界,不少地名、桥名带有吴越两国毗邻时所留下的痕迹,如石门即因垒石为门,为吴越二国之限而得名,濮院近郊则有当时吴越两国做界的河流国界河,河上的国界桥至今犹存。

国界桥位于濮院东郊(现为洪合镇辖地)。初闻国界桥这个名字,使人们联系到中朝交界的鸭绿江大桥,中越交界的友谊桥,总觉得作为两个国家交界的国界桥,即非雄伟壮观,也一定有风格独特。可这座小有名气的古吴越两国交界的国界桥,只不过是一座极普通的水乡常见的三孔石梁桥,桥长约20余米、宽约2米,桥面上除竖一块国界桥三字石碑外,并无什么特别之处。这难道就是当年吴越两国交界的国界桥吗?见此桥如此平常,有人对它的身份顿生疑惑。这种怀疑,主要产生于起初的期望值过高。其实,生活中似平常实不平常的事物很多的。这国界桥看上去是很平常,但它却是2500多年前吴越争战的历史见证。据史书记载,春秋战国时期,吴越争霸,相毗邻的吴越两国之间,战事一直不断,其中有三次战争都发生在国界桥附近的檇李一带。第一次在公元前510年,吴国阖闾为兴霸成王,准备联晋伐楚,当时弱小的越国为吴国的附属国,吴国向越国征兵攻楚,越王允常不发兵,阖闾大怒,即出兵攻越,败越于檇李。第二次在公元前496年,当时越王允常刚死,勾践即位不久,阖闾为了压服这个不愿服从的小国,趁越国更主之机伐越于檇李。当时吴军阵容严整有威,勾践知道,若正面攻击,很难取胜,于是就采用了散势之策,他用一批死罪囚犯,组成敢死队,一批接一批集体自刎于两军阵前,吴军见后大为惊慌,军心大乱,士气涣散,不战而乱,越军则趁乱攻之,结果吴军大败,吴王阖闾也因右足伤重而亡。第三次在公元前476年,越王勾践为洗在吴为奴之耻,带兵伐吴于檇李,进而大举攻吴,经过三年战争,一举攻破吴都姑苏,杀死吴王夫差,吴国灭亡。虽说国界桥是吴越战争的历史见证。但现存的这座国界桥并非古吴越时期的国界桥,据清康熙《嘉兴府志》记载,如今的国界桥重建于明代,清嘉庆十六年(1811)又重修。石桥两端贴岸桥墩内壁上那两个小石雕像,也是修桥时雕刻的。据当地居民说,因当年国界桥南面属越国,北面属吴国,故南面那个石雕像为越王,北面那个石雕像为吴王。修桥人让两个国家的国王来守桥,实在是大材小用了。不过石桥两侧所刻的两幅桥联:披菜远溯夫余泽,端委常存秦伯风。”“星映斗牛临鹊驾,地连吴越判鸿沟。确是道出了这条河与这座桥的历史渊源。

 

翔云观

 

翔云观是一座道观,位于濮院镇庙桥河北,观前街东端。旧时,它跟苏州玄妙观和乌镇的修真观并称江南三大道观。现在该观主要建筑已毁,仅存山门,19816月被列为桐乡县文物保护单位,而与翔云观有关的观前街至今仍在。

翔云观历史悠久。据《濮院志>记载,它始建于元至大二年(1309)。初称玄明观,为濮凤八世孙濮振之子濮鉴所建。玄明观后面濮氏园中有一奇石,此石高2丈余,形奇穴众,耸峭玲珑,每逢阴雨来临,石穴中即喷出五色云彩,故名翔云石。清代为避圣祖玄烨(即康熙)之讳,便参照翔云石之名,将玄明观改称翔云观。该观初建时只建起山门和真武殿,后来又增建了三清阁、三元殿等。明代曾经多次修葺,并请书法家董其昌题写了三清宝阁三元宝殿匾额。清乾隆年间,濮院人用丝绸捐款翻新翔云观,并增建了戏台、财神殿、文昌阁等建筑,咸丰年间毁于战火,后经里人筹款重建,至光绪末年基本恢复原样。解放后虽被移做粮库,但原貌未改,文化大革命中严重破坏,只有山门保存了下来。道观山门建筑座北朝南,面宽约15米,迎面开有三门:中间为正门,两旁边门。山门上方为单披式盖顶,用叠涩法出檐,檐下承以砖刻浮雕斗拱,并有各式透雕花饰。正门长方形,门楣上刻有翔云高眺砖额,此为乾隆进士、左都御史窦光鼎所书。边门马蹄形,左右边门上方分别镌有砖额:春和秋爽。山门背后为木结构轩廊,长约15米,进深约2米。整个建筑是一个大轩顶,雕梁画栋,结构精致,颇为壮观。翔云观作为道观,旧时常有道教活动。据方志记载,每年农历七月十五前后,观内总要举行翻经会。这天,道士们将观中所藏各种经书,置于观内庭中摊晒,并鼓励人们帮助翻晒经书。言称,凡事翻晒过经书的人,神仙将保佑其养蚕取得好收成。于是,四乡蚕农纷踏而来,在烈日下,挥汗翻经,祈求神仙赐福。正如古人在一首诗中所写:

中元百货集仙坛,

士女翻经汗雨弹。

报道神仙今日降,

翔云楼阁五经蟠。

 

白旗漾与红旗漾

 

濮院镇红旗漾村西部的新桥港上有一座桥叫新桥,新桥南有一个大漾叫南漾,面积约15亩,桥北的大漾叫北漾,面积约为12亩,这就是流传已久的白旗漾

说起白旗漾,曾流传这样的传说,北宋末年,金兵侵犯中原,在与岳飞交战中,被岳家军打得大败而归,在狼狈逃窜中,为了躲避岳家军的追击,金兵旗手将战旗扔在北漾里,然后落荒而逃。据传,这面白战旗是面神旗,每年的清明夜晚子时,就会显灵,从漾中升起。有一年的清明夜,有人偷偷躲在漾旁小屋里,把门稍微打开一点,等到子时,从门缝中依稀看到一面白旗从漾中冉冉升起,但当他将门打开后,白旗就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据这里的老人讲,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大旱时,北漾曾经干涸,漾中出现一个土坟墩,但坟墩四周仍有水,那时人们忌讳很多,不敢把土坟墩扒开,所以那个秘密也无法解开。以后,白旗漾没有干涸过,那个坟墩怎么样了也就无从知道。白旗从坟墩中升起的说法至今也无可查考,但是白旗漾的名称就慢慢地流传开来了。白旗漾荡(即荡田 ),南临新东村,北接新港鸭雀浜,西连新桥港,东至分乡港,总面积达4000余亩。据说,这里曾是春秋吴越和明清时期的古战场,是当时最大的荒地。清朝末期,平定太平军后的曾国藩,将湘军的部分军士分派到白旗漾屯垦拓荒,清兵们(基本上是湖南人)在这里开荒种地,繁衍子孙,将白旗漾荡的荒草田变成鱼米之乡。195811月中旬,当时桐乡县委组织公社、大队、小队三级骨干,水利技术员和劳动积极分子,以及濮院公社白旗漾大队的社员,共6000多人的治水改土大军,经过3个多月的奋战,使白旗漾改变了原来的面貌,治水治土完成5.5万余个土方,筑起了一条长4000米、宽8米的排灌渠道,使全大队农田基本上实现了排灌渠网化。同时,对300多亩低洼农田进行突击加土,增加了土层;对1000多亩土层较薄的田块进行改造,使昔日荡田换上了新装。19581229日,时任中共桐乡县委书记处书记张勇同志在誓师比武大会结束时宣布:由于治水改土的巨大胜利,白旗漾已彻底改变了面貌,县委决定将白旗漾更名为红旗漾。

 
 
Copyright © 2012-2020 All Rights Reserved.管理登陆
《桐乡通讯》 版权所有 本站图文信息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